木安

记录那点细碎的星光

  星光碎片2

  

写在前头。

忙过一段,码字真是不易啊。

庆祝大火一级,一定要过审。

推本BL小说《被嫌弃的,卑微爱情》,清水版波得斯慕(转拼音字母)的感觉,受好乖。

小人物,小故事,诸位看客看看就好,谨慎行事。

星光碎片主人公——小成。



和小成相识是从聊天开始,当时因为他头像很帅气,很合眼缘,免不了来了兴趣,抽空多聊几句。

  

开场很正经,双方了解了一些圈子里的相关方面,程度、关于实践的态度、工具等等,还算有来有回,不算冷场,本话废人很满意。

期间小成提出实践,出于当时事情比较忙以及双方应该再多了解的考量,我并没有立刻答应。

  

小成还在上学,可能我说的最多的,就是让他好好写作业了。小成打游戏挺厉害,一起打过几把,有被带飞到。聊天下来的感觉就是还算乖,很阳光,胆大,很朝气蓬勃的少年。

  

小成给我分享过挺多资源,我们一起探讨其中的姿势什么的,聊到其中一个视频的时候他说,他比较喜欢训(xun)诫(jie)感。

  

然后我就偶尔催促他学习,告诉他,如果考的不好,周一让他充分体会硬板凳的威力。

本来以为约不到了,因为我过段时间要去另一个地方,并且有点小感冒,但是小成来找我,说很珍惜这次实践,然后我们对了对时间,有一天是合适的。

  

于是,我们就相见了。

  

见面时候,远远看见小成,心里:挺酷一小男生。

  

见面之后,双方多少有些尴尬,小成站在房间里不知所措,为了结束这个氛围,我开口让他面壁做准备,他动一下,我就用戒尺抽下去:动?


然后我让他裤子脱了趴在床上,我在一旁整理工具,小成的辟谷红了。


小成腰很细,腿也很细,显得辟谷很翘。


我给他辟谷上抹了点保湿霜,然后开始热身,让他趴在我腿上,我抡手臂揍他,是揍疼了的,小成辟谷又红了一圈。


然后再用发刷打了一遍,他的辟谷彻底红肿起来,之后我让他自己挑工具,递到我手上,我接过来揍他。


小成挺硬气,他说挨揍从来不哭,于是我让他报数。哭没哭是不知道,小成基本上都是辟谷面对着我,挨狠了嘴里一直喊疼。


一个工具基本上抽五十下,小成疼的乱动,我没有制止,因为小成我一只手就能摁住,逃不出我手掌心的感觉,让我有掌控的快感。徒劳的挣扎甚至让我觉得有点可爱。


小成中间哼唧喊疼,让我轻点,我答他:这不是很轻了么?他的腿受不住的绞在一起,我会用戒尺轻敲把它们分开,偶尔他的手和腿会不自主的往辟谷靠,我就会停下,哪只手挡就用当前的工具打五下,并且扣除辟谷上挨过的五下接着报数,脚也一样。


期间试了几个姿势,趴在墙上,趴在脚凳上,趴在床边,他会忍不住的要躲,我会抽他让他回到原位,他倒是很乖,不过下一次继续,我威胁:再躲?重新开始。


他就不敢动了。


中途让他休息的时候,我:挑一挑一会儿挨哪个。


他:不挑行不行?


我:你说呢?


然后我眼瞧着小成把挨的疼的黑胶棍,握在手里压在他身子底下,我笑着拿了另一个工具打在小成身上:藏工具?


他趴着摇头:没有,没藏。


我继续打他:拿出来。


他不情不愿把工具露出个头,我俯身拿过来就抽在他身上:怎么?藏了就不疼了?藏了就能不挨揍了?


他哼唧:疼的。


上午结束的时候,小成的辟谷肿了一圈,没有上药,我给他揉了揉,他说他喜欢巴掌,喜欢otk,之后有多用到。


中午,小成和我一起去吃了螺蛳粉,坐下的时候小心翼翼,顺便玩了把游戏。吃完饭,不急着回去,然后我们就去附近的公园转了转。


小成不愧是朝气的年纪,差不多到胸高的一个石墩子,小成原地起跳,嗖的一下就窜上去了,给我惊的愣了两秒。


小成对这个公园比较熟悉,有个小型的游乐园,小成带着我玩了几个项目,海盗船,大摆锤,迪斯科转盘。


海盗船的时候,小成坐最后一排,旁边有两个小孩,我坐前面一排,就听小成在后面跟小孩吹嘘:我可以站起来,你们行吗?


我转头:你坐好。


然后船就动了,失重感很重。


他坐下继续:我还能打王者。


那两个男孩不信,小成就掏出手机打开王者,我握紧把杆:小心点。


然后越来越快,我就只好紧握把杆,闭上了眼,小心自己飞出去,小成依旧在跟两个小孩炫耀。


大摆锤的时候,小成坐我旁边,伸出手:姐姐,你要是害怕就握住我的手。


于是我全程就没松开,并且越握越紧,顺带后来闭上眼,就听小成在旁边不知道跟谁在说:可怕吗?一点都不可怕呀。


第二天小成问:大摆锤爽不爽


我:飞上去就没睁过眼


俄罗斯转盘,小成围着圈跑,我坐在中间努力稳住身形。


整个过程,让我怀疑,是不是上午没打疼他。


下午时候给小成回锅,我加了力气。效果显著,本身就肿胀的团子肉,巴掌盖上去就开始喊疼。


小成动弹的更厉害,我就倾身贴过去压着他腰和腿,另一只手拎工具。


没有特定数目,根据工具,有打二十,也有打五十,姿势有趴着,有跪撅,也有otk。


起先没控制他手,总是伸到后面挡,于是我抓住挡的那只手放在他红辟谷上让他伸开,很用力的五下,抽红了。他想缩回去,我不让,然后就一直控制着他手腕。小成动不了,一直喊疼,另一只能动的手握住我腰上的衣服让我轻一点。


我:忍着,疼就对了。


期间拿板子抽完二十,看着小成辟谷上有碎屑,我停手,发现板子裂了。


……


由此得出结论,工具还是要买实木的,好的不容易裂,我是不会告诉他还有一根细藤条也断了的。


板子是小成的,结束时候我把黑胶棍以及粗藤条赔给小成,看他之前抱着不离手,应该是喜欢的。


中间休息,小成拿了个工具在看,我坐着挑下一轮用什么,小成忽然拿着工具敲了我一下,说:我想反主。


本身并不疼,我愣了一下,觉得好笑。


本想心平气和讨论一下这个问题,思考了一下作罢,起身摁住他,拿了个重的小白,按住腰抽他:你想反主?


他疼得哼哼:疼,不想了。


我手上没停,加了力:想法挺多啊。


我维持力道:现在是谁挨揍呢?是不是你?


小成:是我,别打了姐,疼


我继续抽他:还想不想了?


他疼的乱动:不想了不想了。


我:再敢抽烂。


他握紧枕头:不敢了,疼。


不废话,直接打,小成也许还不知道后果是什么,这会被扔掉,但是我给他一次机会。


下午结束的时候,小成辟谷被打出紫印子,给他揉了揉,上了药。上药的时候他疼的哼唧,说:上药感觉比挨揍还疼。


我:是么?忍着吧。




第二天小成过来哭诉说:真的好疼呀【大哭.gif】


我:不疼揍你干什么?


我:好好感受,自己皮一下带来的后果


小成胆子又起来了:略略略,反正我跑了


我:看看最后是谁挨揍


我:现在谁辟谷疼?


我:反正我是不疼


小成一顿大哭.gif


我继续:是谁在这哭,我不说


小成:我叭


小成说站着都有点疼了,我嘱咐他好好上药。


他后来说还是爽的。我总体下来感觉也还不错,除了挑战我作为主动权威的时候。






热血的少年总有不断扬帆的勇气,希望这少年跨过茫茫潮水,能不断远航。


——over——







纪录那点细碎的星光

  星光碎片1


首先,写在前面的,依旧是看看就好,谨慎行事。

吃了那么久的瓜,终于完成了,希望各位还算满意。

以网名“逍遥”代替对方,有些细节部分可能忘记了。


起初是在某软件认识,他来加我,我同意申请,然后就是胡天海地的聊天。

聊的什么话题都有,爱吃的食物、工具、电影,我一直认为,想要了解一个人,不能问他是什么样的人,而要知道他对于生活、一些小事是什么态度,于是,这些边边角角的问题就很能体现。

在近一个月的聊天当中,可以知道这个男孩子很憨厚,很温和,事实也确实如此。逍遥聊天喜欢用一些小表情,是很可爱的那种,回话喜欢用一些语气词“呀、呢、啦”,让我觉得这个男孩有点可爱。

于是,实践就可以安排上日程了。

时间刚好卡在新买的工具到了的时候,逍遥想去看漫展,可惜取消了,于是问我有没有时间,我正好有空。

但是约的突然,逍遥准备很仓促,本来中午能到,他买错了站,只好推迟。

出发前,逍遥说可以不带树脂棍,我:说出十条理由我就不用

逍遥:硬硬的

逍遥:说不出来啦

于是所有的工具都安排上了,不过树脂棍用的很少。

逍遥说我有些腹黑,我是持反对意见的。

逍遥到地方,我去接他,确实像交换过的照片以及感觉的那样,憨厚,壮实,之后我们一起去民宿酒店。

放了东西,我们去吃饭,逍遥请我吃面,我请他喝奶茶,总之算是很平均的分配,就像他自费过来,我定住的地方。

吃完差不多晚上,正式的活动开始。

准备活动的时候,有个小插曲,逍遥在洗澡,我自己坐着稍微无聊,于是就想在走廊窗边站一站。可惜失策,出门的时候顺手把门关了,然而我因为热把外套脱了,手机放在口袋里,房间密码只记得有几个数字,试了几次之后,只好放弃,等逍遥洗完澡之后把门打开,我才进去。也许后面揍他比较用力,可能就是因为他开门的时候笑得比较开心吧。

这次实践,没有要求很多,让他把裤子褪到辟谷下面,垫了枕头,就准备开揍了,开始之前,先用水湿敷了一下,不容易打破。

热身直接用的发刷,打的辟谷微红停止。

前面时段,我让他自己挑选工具,交到我手上。我是享受那种,让贝自己决定命运,我来掌控的感觉。

定的一个工具五十下,开始的时候,并没有要求他报数,他也就真一声不出一动不动,这时候我是有些无感,可能表情比较冷漠。

然后我要求他报数,然后,感觉开始慢慢上升,尤其后面,打的重了,可以听到他的痛吟、报数声音里的略带哭腔,于是我起了坏心思,在哪个位置哭腔最甚,就朝哪个地方多打几下。

逍遥比较喜欢小绿,让他挑的时候,多次使用。

然后,我来选择工具,挑了之前说过的树脂棍,打了二十下,他确实疼,比较怕这个工具。

看时间不早了,就结束了实践,他的辟谷已经肿胀起来了,稍微透着红痧。逍遥趴在床上休息,闲聊的时候看到了亚克力材质的作图尺,问我这是干什么的?

我说可以用来打手心,你要试试么?

他说比较怕,但是可以尝试。

于是就打了他五下,看反应感觉比揍他辟谷还疼。

之后逍遥希望挨一下巴掌。

我说巴掌打不疼,我尽力。

然后打了他二十下,他的辟谷因此收到多少疼痛不知道,但是我的手是有点红的。

逍遥说,确实不怎么疼。

……

结束的时候,他的辟谷看起来很肿胀,我给他揉了揉,冷敷了一下,这倒是逍遥告诉我的。

他问我,开始的时候是不是不高兴。

我说,没有。

他问我喜欢哪样的。

我思考之后还是告诉他,喜欢给我反应的。

第二天上午,我来的时候替他带了早饭,问他:还疼不疼?

逍遥说不疼了。

我:等会你就知道了。

吃完开始回锅,这次尝试了几个姿势,让他趴在沙发上,或者撑墙塌腰。也许是新姿势比较不好受,或者是昨天揍的很肿,又或者是他考虑了我的话,总之他声音里的哭腔更甚,甚至受不住的躲了,然后重新回正。

不过我确实比昨天感觉爽快。

我问他想要什么程度。

他说不要打哭。

我说好。

然后让他趴在沙发扶手上,加了几分力道,连续的揍他,然后等他受不了开始踢腿,声音里的哭腔浓的下一秒就要落泪的时候停了手,程度是,十分肿胀,有硬块,有点紫痧,只破了一个鸡皮疙瘩大的点子,但是马上愈合,没有流血。

然后给他揉了揉,上了药,他倒没有觉得上药疼。

他说我挺有气场的。

我说那是自然。

不过当时我是很新的主,没有多少经验,还好理论非常丰富,起到一些作用。

后来逍遥回去,说坐车的时候说肿胀的感觉很明显,冲热水澡的时候更有感觉,很充实,不过一觉醒来就没什么感觉了,应该是肿块揉开了又加上及时上药。

我让他自己注意,别发炎。

逍遥告诉我,这是他肿的最厉害的一回,很满足。

我回他,满足了就行。


刚才把写的内容发给逍遥,逍遥说:你是见过的最漂亮的主呢,而且很有文化气质。[愉快]

急忙赶来老福特,在审核之前把这句话加上。

早不说,这小伙子。


人生海海,山山而川,遇见的每个人都是小确幸,于是要把这碎片妥善的放置在记忆里。

——over——



记录那点细碎的星光

前记

  一些警惕小故事,都是听闻。

1.一对情侣主贝,认识几个月,住在一起了,小贝趁主睡着的时候,手机解锁,把钱转给自己,索性数目不大,发现及时,后续就是报警追回。

 

2.一对主贝,实践时候约在小贝家里,被小贝父母发现有人打他家孩子,报警了,后续不知。

 

3.一对主贝,理解有误差,贝为了主跑到另一个城市但是主当天有工作,没有表现很积极,主因为有工作很累而且想贝休息一下,提早走了,加上当天消费分配没有AA,两人应该是吵了一下,差点互相避雷,后续是解开误会。

 

4.一个比较久的故事。主有家庭,找了个贝跟他,但是告诉贝没有家庭,后来被主的老婆发现,说贝勾引她老公,主威胁用果照威胁贝,不许报警,并且要求再次实践,后续忘了。

  

5.(没有5了)

  

切记切记,三思而后行。

  

(今日结束)

(其实是因为有点忙,刚码一点,先放几个小的听闻,前路漫漫啊)

纪录那点细碎的星光

  好吧,先开个题,小人物,小故事,各位看看就好,要是想付诸行动,还是要多多思考,谨慎决定。

@柳色殇别 

  本来是想弄酷一点的,后来想起不忆眼里的四哥也是要过儿童节的小朋友吖,于是有了如下,dddd。

  然后,好家伙,下午睡觉的时候被四哥追着跑了一个多小时,我做错了什么,我只是想四哥可爱一点罢了,呜呜呜呜呜。

  呜呜呜呜呜跑了那么久,高低得发出来吧。

  

  @柳色殇别 

  俺又来了,抽空争取一下头像框,嘿嘿。

        听闻活动迅速赶来,给不忆加加热度@柳色殇别 ,《棠棣不华》超级好看呀。

  不过本人能力有限,制作并不专业,还请多多担待,纠结于一些颜色和细节,索性全都放出来了,应该是好看的吧?哈哈哈哈【本人很满意的说】

  (注:一些素材来源网络。)